免费热线: 400-852-8887
手机找项目
微信公众号
首页中餐加盟西餐加盟火锅加盟烧烤加盟面食加盟美食加盟特色小吃自助餐饮品加盟日韩料理快餐加盟甜点糕点加盟资讯

您的位置:中诺餐饮加盟网 > 餐饮新闻 > 餐饮行业动态

被平台系统困住的不止外卖小哥,还有餐饮老板

来源:餐饮人必读   发布者: jing  时间:2020/9/13 20:19:28   浏览次数:

导读:利益的矛盾是很难调和的,外卖平台和商家本应是合作共赢关系,但当前者开始像挤海绵里的水那样挤压利润时,曾经满怀希望的餐饮商家们不得不开始选择出逃。

被平台系统困住的不止外卖小哥,还有餐饮老板

01 外卖平台的系统究竟是不是死的?

外卖平台又被骂上热搜了。

事情的起因是9月8日,公众号“人物”发布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深度报道,文章通过一系列的数据和社会调查,讲述了在外卖平台日益严峻的算法困局中,外卖配送员的生活压力,以及危险系数正在不断上升。

文中提到,在系统平台的规训下,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越来越短:三年前,3公里长的配送最长时限是1个小时,两年前是45分钟,去年是38分钟……为此,骑手们闯红灯、逆行以及出车祸……

据悉,该文章在短时间内阅读量达到300万+,引起了一股现象级的转发传播。

很快,外卖平台就该文章做出回应,9月9日凌晨,@饿了么在官方微博发布一则公告: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

公告提出,系统是死的,人是活的。

并表示将尽快推出一项新功能——“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按钮,并且对历史信用好的骑手更加宽容。

然而这份看似情真意切的公告却并没有受到消费者的支持。

不少网友认为饿了么此举只是转移矛盾,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更有人讽刺道:系统并非是“死的”,只是平台不愿意在系统上做出改变与让步,平台压缩送餐时间、提升佣金时系统就活过来了。

02 被外卖平台困住的不止外卖小哥,还有餐饮老板

今年疫情期间,不少商家无法开门营业,于是很多企业将希望都压在了外卖上。但就在这个时候,平台的抽佣却成了横亘在众人面前的一座大山。

包括重庆市、河北省饭烹协、南充市火锅协会、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山东省饭店协会等多个餐饮协会致函美团或发布公开信,呼吁降佣金。

4月11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省内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递交了联名交涉函,呼吁美团外卖直接减免疫情期间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等。

对此,美团回应称“唇齿相依,美团外卖今年首要任务是帮助300万家餐厅活下去、活更好。”

并且表示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

餐饮商户与平台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自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平台间三国鼎立的局势被打破,商户的选择面变得狭窄,甚至在有些城市,还出现了“平台二选一”的现象。

2019年4月,中国消费者报的记者通过调查后发现,南京市存在平台要求商户“二选一”的情况,即两个平台只能入驻一个。

有店主不愿照办,结果他的门店居然被定位到城郊数公里以外的中山水库,附近的消费者根本无法点到他们店的外卖。

平台年年涨佣更是让商户难以接受

2019年初,不少商户反映外卖平台抽佣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有商户表示,此前美团外卖设定的增值服务费率为15%、饿了么为17%,在2019年续签时,两家的增值服务费率都上涨至21%和20%。

对一些客单价本就低的中小型餐饮店而言,抽成后再刨去食材、人工、房屋租金等费用,到头来基本就是白忙活。

5月25日晚间,美团发布2020年一季报,财报显示,美团2020年一季度每单外卖佣金为6.23元,而公司2019年一季度每单佣金为5.97元。据此计算,今年一季度美团每单佣金同比上涨4.25%。

平台上外卖商家间的竞争大得吓人

为了能让店铺出现在更多消费者的首页,平台为商户提供了各种露出展示的活动,而这些活动,自然不可能免费参加。

据悉,商户必须提供足够诱人的让利方案,才有可能得到展示机会。

不少商户都无奈表示,不参加平台的活动消费者就看不到你的店,参加活动呢,付出的成本又根本收不回来。

以某冒菜店为例,售卖一份冒菜套餐单加4个鹌鹑蛋,扣掉各种抽佣以及“参与活动”的费用,到头来仅有5元入账。

03 重压之下,有人退出,有人逃离

阳子的家常小菜馆于2015年开业,当时店内的生意十分火爆。但由于受人流量的限制,一年后,营业额大幅度减少,店的账目上也严重缩水。

此时,外卖平台纷纷开始发力,在大把大把的补贴下,越来越多人开始在线上点外卖,阳子也从中看到了新的希望。在他签约两平台后,店内的生意很快又恢复到曾经的兴旺。

“当时平台给我们在满减活动上的补贴力度很大,一个30元减10元的活动,平台补贴5元,我们就可以做到30元减15元。随着范围的扩大,订餐人数的增多,生意便越来越好。”外卖平台给阳子带来了人流量的增加,可谁知逐渐高涨的佣金,让他再次陷入窘境。

2019年初,阳子最终决定关闭餐厅回到校园继续学业,他表示,“经营小本生意不易,我算是尝到苦果了,再也不想过这种没日没夜操心的日子了。”

当然,也有不少商家并不愿意就此妥协。

建立属于自己品牌的私域流量,再将其转换成稳定客群,这种新的外卖经营方式正在崛起。

比如大斌家串串火锅创始人大斌告诉我们:“目前大斌家公司有500家店,而第三方外卖的抽佣一直居高不下,整体算下来,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疫情期间,大斌家快速上线了自己的订餐外卖小程序,尽可能将客户流量转化为自己的流量池,目前外卖小程序包含长沙市区的所有门店订餐业务,并且在陆续在完善中。

除了大斌家,建立品牌私域流量,几乎已经成了公认的,餐企摆脱对平台依赖最好的办法之一。

大龙燚、旺顺阁、眉州东坡、北京华天、味千拉面等,都上线了微信外卖小程序,为消费者提供免费配送,真正做到“没有第三方赚差价”。

04 钱到哪里去了

美团曾公开回应今年4月的涨佣事件,发布公告表示美团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在盈亏刚刚达到平衡的2019年,佣金收入中的8成用来支付来骑手工资,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就不到2毛钱。

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平台绝大部分收入又转而投入到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胡晓鹏表示,外卖平台作为一种“中介”性质的服务商,期望盈利自然是天经地义。但对于商户佣金、配送费的定价的高低必须取决于本身增值服务的价值。

从企业定位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平台核心作用是为民众提供服务。排斥性条款则违背了这一定位,从经济学意义上来说,也是具有垄断性质的。平台与商户的纷争的最终“受害者”是消费者,需要考虑的是谁为消费者买单。

更多热门餐饮行业动态请点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诺餐饮加盟网无关。

留言咨询(24小时内获得企业的快速回复) (*为必填选项)

*留言内容:

*代理地区: -

*投资金额: 5万以下 5-20万 20-50万
50万-100万 100万以上

*姓名:

*手机:

提交留言

相关阅读

扫一扫,了解更多中诺餐饮加盟网

热门品牌